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年轻人为什么越来越懒?

前不久,张医生接到一位特殊的病人——一位20岁的大学生。

 

两位护士用担架抬着他进入了急诊室,当时病人口吐白沫,身体出现轻微的抽搐,疑似中毒。

 

经过几个小时的抢救,年轻的大学生意识逐渐恢复。

 

张医生上前询问他为何会中毒,是吃了什么东西还是闻到了什么气味?

 

大学生扭捏不语,支支吾吾。

 

原来,这是位爱打篮球的“懒学生”,衣服一两月一洗,前一天晚上脚实在难受得不行,才决定将一个月没洗的袜子洗一下。

 

脱掉袜子,大学生被呛得无法睁眼,屏住呼吸到了水房,刚往盆里倒了一点热水,臭味就将他彻底吞噬——直接晕倒。

 

最终,他的同学拨打120将他送到了医院。

 

 

科技造就一成不变的懒人

 

英国最大学生机构“学生教室”和东英吉利大学共同调查了1500名2017年新入学的大学生,结果显示:26%的学生从小到大从未洗过一次衣服。

 

早些年,国家邮政局市场监管司副司长刘良曾爆料“大学生寄脏衣服回家洗成邮政新业务”,引起社会各界一片哗然。

 

老电影中,常出现这样的画面:女孩穿着微微泛白的粉色衬衣,编著两根粗粗的麻花辫,端着脸盆穿过运动场,晾起刚刚洗完的衣服和床单,散发着透明皂的清香……

 

这样美好的场景,现在似乎是看不到了。

 

世界上的第一台洗衣机出现于1858年,是美国人汉密尔顿·史密斯发明的。近200年的历史,豢养出新世纪的懒人。

 

《生活大爆炸》中,谢耳朵他们都是有所作为的科学家,却生活在合租房里,用着公共洗衣机,每天吃快餐,这似乎也是现在大学生的常态。

 

教室里的你穿着干净的白衬衫,架着一副黑框眼镜,活跃睿智;实验室中的你在高领红毛衣外套了一件白大褂,抑制不住的热忱,专注细心。

 

运动场上的你,背心短裤盖不住喷张的肌肉,一双限量款篮球鞋,矫健帅气……

 

虽然辅导员定期查寝,但也没法看到你床底下堆积的臭袜子和衣柜里一直未洗的脏衣服;虽然室友委婉提醒,但是你愿意做的也只是把内衣内裤毛衣牛仔裤一股脑儿地丢进洗衣机;即便宿管阿姨在洗衣房张贴了告示,却还是有人热衷于让被脚汗浸染的运动鞋在洗衣机里自由旋转、翻滚。

 

是的,人前的你永远光鲜亮丽,可背地里却连袜子都不洗。

 


“懒”是一种病

 

易观智库最新数据显示,中国互联网餐饮外卖市场交易规模近两年持续快速增长。据艾媒咨询的报告预测,2017年外卖市场整体交易额将达2045.6亿元,用户将突破3亿。

 

这其中,超过4成用户表示每周点外卖3次以上,超过3成用户周末仍然经常叫外卖,接近6成受访用户使用外卖软件订早餐、下午茶和宵夜。

 

毋庸置疑,无论是学生党还是工作狂,手机里总有几款外卖APP。一到用餐时间,拿起手机选择自己爱吃的食物,仿佛是犒劳自己辛苦学习和工作的某种仪式。

 

去食堂?懒得走,天天就那几个菜!

 

下班回家自己做?开什么玩笑,上一天班累都累死了!更何况,我也不会做啊?

 

加班饿了?熬夜刷剧饿了?怎么可以亏待自己!

 

频繁点外卖的人,也许不仅仅是懒得做饭,而是患上了“外卖依赖症”。

 

某互联网外卖平台显示,2016年中国人点了33亿单外卖,外卖送餐员足足绕地球跑了8万圈!不知道这其中,有多少位“外卖依赖症”患者。

 

大年三十,家人做了满满一桌好菜,鸡鸭鱼肉、蔬菜水饺一应俱全,可是,武汉有位患了“外卖依赖症”的13岁男孩,居然还要点外卖加餐。

 

他的父母说,儿子几乎每一顿都要点外卖,即便为他做了好吃的,他还是要点外卖。

 

母亲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带着失望与怨念:外卖毁了我的下一代。

 

一旁低头玩手机的儿子满不在乎:外卖毁不掉你的下一代。

 

2016年,有这样一位“懒人”:

 

他周末宅在家,午饭时间起床,饿了,赶紧点上一单外卖;打游戏刷剧整个下午,又饿了,再来一单;浑浑噩噩到午夜,没有夜宵怎么睡得着?快递小哥哥应该还没有下班吧!到了工作日,上班又忙又累,当然更没时间做饭了。

……

一日N餐——外卖、外卖、外卖!

 

就这样,一年过去了,整个2016年,这位“懒人”的外卖订单量高达1292次!是的,超出了一年一日三餐的1095次……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最懒,只有更懒。

 

在安徽广播影视职业技术学院的宿舍楼前,一条吊着小篮筐的绳子从窗口缓缓降落,外卖小哥娴熟地将外卖放入篮子,然后拉动绳子,提醒女生可以往上拉绳子了。女生小心翼翼,篮子晃晃悠悠,这个小篮筐里可是装着整个寝室的外卖呢!

 

很多人叫外卖是因为他们实在太忙太累,这无可厚非;但是,追求便捷生活的权利绝不意味着放纵自我地懒下去,无休止地简化生活、丢弃复杂之中的乐趣。

 

 

“懒人”推动科技发展

 

科学技术越来越发达,人却越来越懒。

 

用了计算器,人的计算能力急剧下降;依赖导航,人的方向感也变得越来越弱;习惯于碎片化阅读,人的文化素养再难提升……

 

科技是一把双刃剑,它在一定程度上给人带来了便捷,也在某些方面让人丧失了自我。

 

到底是“我”在开车,还是车在开“我”?

 

人在开车的时候,必须要按照已经被设定的方法和程序操纵汽车,不能出错。机器对人是有要求的,你越是符合规则,车就跑得越快。是的,跑得快的是“车”、不是“人”。

 

马云曾经有一个演讲,说的是:世界是懒人创造的。

 

不想爬楼梯,于是人们发明了电梯;懒得走路,汽车、火车和飞机成为生活必备;想在家听音乐会,唱片、磁带和CD问世了……仿佛,懒人推动着这个世界的发展。

 

比尔·盖茨也说:我总选那些懒人去做最难的事,因为他们总会想方设法找到捷径。

 

更确切的说,是一个人的“懒”给了别人“勤奋”、“聪明”的机会。

 

在这个世界,大多数时候都是聪明人去满足懒人。

 

每个人都有懒的时候,但是每个人也总该有“勤奋”、“聪明”的地方,这样才能拥有去“懒”的资本。


 

偷懒让人更加专注

 

科技是为了实现专业化分工,也就是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在生产和生活中,我们把简单的、重复的工作交给机器去做,是为了自己去做那些机器不能做的事情。

 

妈妈把衣服丢进洗衣机,她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孩子;企业使用智能物流,生产配送更加精准快速,效益提高,利润增大;

 

而比尔·盖茨懒得去记复杂的dos口令,却把更多的经历投入到图形界面程序的编写过程之中,也就成为了世界首富。

 

其实,背地里不洗袜子的人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恰恰是人前的那份光鲜亮丽仅仅是虚伪、是空洞。

 

陈景润在厦门大学读书期间,常年不修边幅、邋里邋遢。有学生干部向王亚南校长反映,陈景润的生活杂乱无章,严重影响到了其他同学的日常生活。

 

陈景润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花掉一天,等于浪费24小时。

 

这位“数学疯子”把所有的心血都放在研究数学理论上,哥德巴赫猜想的光芒是他人前最光鲜亮丽的外衣。

 

高档写字楼里的员工,虽然一日三餐吃着外卖,但是他们在努力工作、在创造价值。

 

偷懒,只是为了节约点滴时间,不错过这个世界发生的更精彩的事。

 

科技让勤奋的人更加勤奋,让懒人更加懒。

 

与其说是科技绑架了人,不如说是人用科技绑架了自己。

 

科技本来就是由人发明的,麦克卢汉在《理解媒介:论人的延伸》一书中指出:媒介是人的延伸。

 

推而广之,技术在一定程度上延伸、扩大了人的身体功能。

 

第一次工业革命时期的蒸汽机,使得英国的纺织品产量在20多年内(1766-1789)增长了5倍。除了生产效率的提升和资本的积累,更重要的是,工人的体力被解放,生活质量提高了。

 

我们为什么越来越懒?

 

这锅,科技不背!

 

给外婆买了一台洗衣机,寒冷的冬季,再也不用担心因为洗衣服手上的冻疮不断开裂了;给妈妈买了一台吸尘器,我和爸爸再也不会因为把家里折腾得乱七八糟被骂了;自从用上了电动牙刷,口腔健康问题也都解决了……科学技术的本质是为了让人们生活得更好,这也是它得以出现的原因。

 

懒人越来越多,不是因为科技的出现,而是因为科技的筛选。

 

在科学技术不够发达的年代,人们依靠自己的脑力、体力能够经营的生活或许差距不大。

 

但是如今,“勤奋”的人利用科技将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加便捷和美好,而自己也有更多的时间去做更多的事情;至于“懒惰”的人,与“勤奋”的人过着截然不同的日子,并且变本加厉。